科俄日志大全
打骨折

生命的终生伴侣—孤独与寂寞

分类:QQ伤感日志QQ空间日志

有些人有与生俱来的、与自己的灵魂融为一体的、永远都无法摆脱的、陪伴自己一生的孤独与寂寞。

  而实际上,人有区别也没有区别。王子在太阳下躺着,叫日光浴;乞丐在太阳下躺着,叫晒太阳。在称呼上是有区别的。但实质上他们都是晒太阳,从这一点来说,是一样的。之所以人们对生命有不同的感觉,有的人有孤独寂寞感,或许是人们心理的作用。

  有的人却喜欢沉迷于孤独寂寞中,在细雨斜织的小巷中,在秋天如血的夕阳中,在夏日郊外的幽静的小河畔,在冬夜的孤灯下和孤独寂寞悄悄地对话,寻找心灵的宁静,为自己疲惫的心灵找一个安逸的港湾。那里没有风雨,有的是蔚蓝的海水,湛蓝的天空,微微泛起的涟漪,慵懒的阳光。

  白痴与智者谁最幸福、开心,谁最孤独寂寞,似乎是一个永远都无法解开的难题。

  白痴的幸福是物质的,而智者的幸福开心是精神的,而孤独、寂寞却是智者自己独有的。

  柏拉图是孤独、寂寞的

  苏格拉底是孤独、寂寞的

  孔子是孤独、寂寞的

  孟子是孤独寂寞的

  因为他们是智者。智慧总是在孤独寂寞中形成。

  当一个人只剩下肉体的痛苦和饥饿的痛苦的时候,他的思想已经踏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。是真正做到了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,他也就没有孤独、寂寞的感觉。这才是真正的忘我,或许是进入了化境。

  智者的痛苦、孤独寂寞来源于他的偏执,知其不可为而为之,不识时务,难懂“大丈夫相时而动”。当执着变为顽固,信念成了教条,对他来说,人生就只有咀嚼痛苦孤独寂寞了。他也就与孤独、寂寞结了缘,一生之中,孤独与寂寞,也就成了他生命与灵魂的一部份,永远享用背负着孤独、寂寞这个行囊。

  当孔子驾着他的破车,周游列国,被人冷遇和嗤笑的时候;当孟子口若悬河贩卖他的政治主张无人买帐的时候;当柏拉图学说无人理会的时候,当苏格拉底走投无路,苦笑着面对死亡的时候,是悲壮,也是凄凉;更是无法言喻的孤独与寂寞。

  人生是一部禅书,许多东西无人能够参透,也没有必要参透。因为每一个人虽然心里想着要超凡脱俗地活着,但每一个人更需要世俗、甚至庸俗的活着。也就是崇高一瞬间,平庸一辈子。况且人们所赞扬的并不是精神层面的人物,而是物质层面的人物(地位、金钱、权力、美色等)。

  没有多少人能看破红尘,看破只是因为受了太多的伤害,是出于无奈,是为了逃避,也是为了保全。所以能够看破红尘的人只能是高人。可是也有人,他看透红尘,但又不想超脱红尘,所以他只有坚守着自己的心灵的阵地,在孤独寂寞中,保持着自己灵魂的洁净。

  人生有许多的东西让人孤独、寂寞。生活的艰难,人心的叵测,追求异性,坚守自己的人格等。更何况不少人的基因里本来就有孤独、寂寞。

  爱情会让人感到孤独、寂寞。有人写到:世界消失了/我会在天堂爱你/如果你走了/我会在泪水中爱你/如果我走了/我会在远方爱你/如果你的心死了/我会在生命中爱你/阳光掉进了古井里/会知道黑暗的温柔/当我真的想你了/才明白爱你是我心里的最痛/但很悲哀的/在现实生活中/却往往叫你失望叫你落泪/你最爱的 /往往没有选择你/最爱你的/往往不是你的最爱的/而最长久的/偏偏不是你最爱也不是最爱你的/只是在最适合的时间出现的那个人/我选择的/也许就一个错误/就是一个默默无名的错误!所以爱情往往是错过,而不是遇到。自然,人们就会孤独寂寞。婚姻也是如此。在婚姻中总有一个潜意识:嫁谁(娶谁)都后悔。人把碗里的吃到后,总是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锅里。还有曾经的在记忆里那个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的美好的人儿,所以,也会引起人们的孤独、寂寞感。

  生命的艰难也会让人感到孤独寂寞。为了生存人们要漂泊,浮萍与飞蓬般的生活,总是让人厌倦,对故土与亲人的思念,环境的恶劣,命运的多舛,突然遭遇的厄运,叵测的人生,都会给人孤独寂寞。


人格的坚守也给人孤独寂寞。不善于逢场作戏,不善于八面玲珑,不善于阿谀逢迎,不善于溜须拍马;而且还非常憎恶这些东西,如果世上以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为荣;而你却见人说人话,见鬼却依然说人话,那么,你与时代格格不入,带给你的总是孤独寂寞。还有一种孤独寂寞是因为生活中曾受到伤害。他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,舔自己的伤口。当伤口愈合以后,为了避免再受伤害,或者触碰到旧日的伤疤,便将自己封闭起来,走向了孤独寂寞。他的生存方式是孤独寂寞的,内心也是孤独寂寞的。

  所以孤独寂寞,是生命中挥之不去的附带品。人类的心灵总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孤独。这种永恒的孤独,或许在你病中光临、或许在雨打芭蕉的夜晚不期而至。在这种时候,有人借酒浇愁、有人狂歌代哭、有人会在古代的书籍中寻找生命的慰藉。

  孤独寂寞的人,有时总感到缺少寄托,仿佛置身于空旷的原野,远近都是黑暗与寂寞,感觉不到一丝风的纹动,只有天上的星星如鬼魅的眼睛,萤火之虫,给人惊恐,给人无法言传的孤寂。

  鲁迅老先生曾经说过:置身于厚重的铁屋子中,无论怎样呐喊,既无赞同,也无反对,内心涌起无法释怀的寂寞、孤独、痛苦。

  也许生命本身就是没有重量的,而生命的重量也许就是孤独寂寞的重量。人生是由无数个孤独寂寞构成的铁链,把人紧紧捆起,又如无数根孤独寂寞的经纬线编织的大网,把人裹起。活着,就意味着扛起孤独寂寞的痛苦,就意味着在孤独寂寞的网里苦苦挣扎,咀嚼着孤独寂寞,感受着孤独寂寞,不管是来自内心的还是来自外界的。也许这就是生命的重量。

  生命是以无奈为珍珠,孤独寂寞为线串起来的项链,也许它很好看,但却很沉重;而且上帝要求每一个人都必须把它戴起来,无论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,你喜欢还是不喜欢,都要戴上这无形的项链,而且要求一辈子也不能去掉,只能把它带到坟墓里,作为你生命的陪葬。

  当生命只剩下你必须工作而毫无其他意图时,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只剩下暗淡和枯燥了,你就会有浓烈的孤独寂寞感。为了肉体,为了口肤之足。它让你感到生活没有任何乐趣可言。所有的乐趣都被痛苦融化,稀释于其中,很难找到它单独的身影,也难以看到它模糊的背影,只隐约在心底还残留它的印记。只有在孤独寂寞中品味着掺杂着五味的人生。

  人年轻时还有许多的梦,真真假假地安慰着自己,但随着年轮的增长,沧桑的变迁,梦碎了,化作柳絮,飞远了。不仅清醒无梦,连沉睡时也没有了梦。梦使人撑起长篙,虽然虚幻,虽然疲乏,但仍然坚持。无梦的岁月,是因为太多的梦想都被现实击碎,只留下梦的碎片。梦如一个个肥皂泡,迎着阳光,显示出五彩缤纷,但迎着微风便一个个破碎而没有踪影。不断吹起梦的泡泡,又不断破碎着,终于什么都没有了。在孤独寂寞中,在失落中麻醉着自己,做到灵魂出窍,只剩下一副躯壳。月已西移,有颗滚落的老泪,挂在痉挛的嘴角,苦苦的是寂寞,咸咸的是孤独。

  生命的轨迹也许是没完没了的纷扰,或是一地鸡毛的无聊,或许是“横槊赋诗”的豪放,或是“无可奈何花落去”的叹息,或是强颜欢笑的无奈。生命本身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,有的只是一副肮脏的躯壳。满眼看去,看到的只是被利益污染的灵魂;为蝇头小利,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撒旦。一个人想保持自己的本色,真的好难。生活是一个大染缸,生命是一个脆弱的浮萍,所以想保持自己的高洁,真难。所以生命留给有思想的智者的只能是孤独寂寞。

  人是透明的,也是朦胧的。所以人总有面纱真真假假的掩盖着自己。也许很难让人看出,他到底是崇高还是虚伪;是内敛还是猥琐;是灵活还是油滑;是坚定还是执拗。戴着面具是很痛苦的,所以生命给人的总是孤独寂寞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