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俄日志大全
打骨折

又是盛夏。

夏季总是漫长,从初夏第一声蝉鸣到夏末第一片落叶,几乎横跨一个学期,一个假期。流离其中,如何漫步在铁轨上,看不见尽头,隐没了来路。时光的列车缓缓驶过,带着刺耳的轰鸣,车厢内扬起青春的歌,那是我们的年少。

在纷繁的学业之下,偶尔悠闲漫步被树荫遮蔽的林间小道,听着学渣的哀鸣抱怨,听着风吹树叶的沙沙声,看着学霸的勤奋执着,看着鹰击长空的绚烂。细细触摸曦光穿过叶隙落下的光斑,静静赞叹夏花肆意绽放的绚烂。暮然回首自己走过的风景,感受就好像是在一场无声的黑白电影里,时间定格在画面,过路人没有了语言,也没有了清晰的表情,感叹着,沉默地刻下青春的乐谱。

在炽热的午后,在如炼狱般的操场上奔跑,迈着沉重的步伐,挥舞着酸软的手臂,成般汗水顺着皮肤流下,滴下地上发出嗤嗤的声音。“足蒸暑土气,背灼炎天光。”我大汗淋漓却不知疲倦的奔跑,未曾细细感觉脚下石子被践踏的疼痛,夏风带来丝丝清凉,便匆匆画上一个飞扬的音符。

在沉重冗杂的学业之后,是一个宁静恬淡的假期。

偶尔在不见曦日的清晨醒来,空气中还残留些许夏夜的纷凉,捧起一本书,细细品读,等待第一缕晨芒透过窗户落下身旁。又或伫立在天台,眺望远方仍在沉睡的城市,呼吸清晨微甜的空气,静静哼起不知名的歌,安静地看着每一个过客的微微凌乱的步伐,观察着身边一切事物的发展,既而谱下恬静的曲调。

有时不愿窝在家中,便到朋友家中,几个人及在房间里,一起追回未曾来得及看的动漫,相互争抢零食汽水,偶尔看到幽默的细节,立即分享。然后一起贼兮兮地笑。又或独自外出,到一个无人的角落,默数分秒针不断交合的日子。看着小河水落又石出,河畔的野草枯荣自若。默默填下青春的歌词。

就在那一个个不经意的瞬间,青春的歌声刻进了流年。

当初夏的第一声蝉鸣传入耳际,兀的想起那不羁的青春歌声。

又是一个夏天。

悠扬的歌声荡漾于际,那是我纯白的年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