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俄日志大全
打骨折

老大的委屈

分类: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

家里的老大,总要承受一些弟弟妹妹不用承担的责任。小时候,放假我得在家照顾弟弟,带着他玩,那时候小小的他跟在我后面玩,跑不快又爱摔跤,摔跤了还爱哭。他一哭我妈就教训我,所以我不喜欢带着弟弟玩,经常把他丢在家里让他和奶奶守门,小孩子心野,一看姐姐出去了,哭闹着要出门玩。我不愿意带他玩,奶奶就勒令我也不能出门,在家里和弟弟一起玩。别提我心里的那种憋屈劲了。

弟弟满月,我那年6岁,确切的说还没满6岁。老式的房子有个长长的楼梯,我小时候特别皮,我在楼梯上两级两级的跨着,不小心失足,滚了下来。当时人都摔懵了,躺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,邻居一个叔叔看到了,下楼把我抱起,一边高声喊我妈:“你家女儿从楼梯上摔下来了,你赶紧来看看,她没声音了”。我妈急匆匆的从家里出来,这时候我已经回魂,叔叔在检查我的脑袋,问我晕不晕,让我动动手脚看有没有受伤。我妈站在楼梯上,来了一句,“你怎么这么皮,我一天到晚事情多的很,你还不省心”她的话音刚落,弟弟就在楼上哇哇大哭。她问了问隔壁叔叔,“她没事吧!”叔叔说,没啥事。我妈妈又急忙忙的上楼去照顾弟弟。

那个叔叔离开后,我拖着受伤的腿坐在楼梯上,慢慢掀起裤子,脚上磨破了一条长长的皮,我跑到水池子边上,自己爬上去,蹲着用清水洗干净,水淋到伤口上的刺痛,也激出了我的眼泪,一边洗伤口一边哭。妈妈还在屋里喊:“哭什么什么哭,我都还没哭了!”我吓的不敢吭声,心里也默默怨恨上了这个小肉团子,怨恨妈妈重男轻女。不要在任何一个姐姐面前和她说你爸妈重男轻女,我那时候那么小,有了弟弟之后很多人和我说这个话,我自己也就记上了,而且思想还很偏激,就是我爸妈不对。有时候家里条件差不能买玩具,我都会说,“不要弟弟不就能买了?”弟弟那时候肯定特别伤心。那时候我就想着离家出走,我人生中第一次离家出走,没走多远,就是躲在公共厕所的那边,安静的坐了一下午,也没人来找我,到晚上肚子饿了,又自己走回去,腿疼的厉害。

弟弟两岁时,那年我八岁,他在阳台上看风景,自己磕了一跤。我当时坐在他身后,保护不及。当时头破血流,爸爸去外面了,妈妈正好出门买菜。我吓的全身僵硬,带着他去敲隔壁邻居的门,可是却没有人愿意帮我们。看着弟弟满脸的血,我整颗心都快要蹦出来了。我下了一个决定,带着弟弟去菜市场找妈妈。一路上,我们都是别人眼中的“观赏物”,也没能得到支援。奇怪的是,那时候我和弟弟都没有哭。我本来是抱着他的,可是走了几步力气不够,就放他自己走路,我们一路上手拉着手,挨着一个个小摊子找过去,在路口终于找到了我妈,我一看见我妈,眼泪就涌了上来,弟弟也崩溃大哭,眼泪混合着血水,要多吓人有多吓人。

我妈问我怎么回事,我说他摔了一跤,话音未落,我妈直接给我一记耳光:“让你看一下弟弟,也看不好,你还有什么用,都这么大了!”这一耳光打回去了我的眼泪,这一句我记了很多年,叛逆的年纪里无数次的拿出来刺激我妈,无数次的告诉我弟弟,我有多么的讨厌他,仅仅是因为这一耳光,获得我弟弟N次内疚和心疼,虽然当年的事情他早已不记得了。

后来我妈抱着弟弟去了医院,把她买的菜给我,让我直接回家。我抱着菜,惴惴不安的到了家,天渐渐黑了下来。家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看着阳台外的天空就像在面对一头猛兽,绝望孤独包裹着我,那时候的感官非常敏感,隔壁的关门声,楼下的吆喝声,楼上的脚步声,空气里的饭菜香。最难熬的是,深深的自责和恐惧,我没照顾好弟弟,让他受伤,我非常伤心。那样小小的年纪里,血是一个不详的代名词,电视里演过的死亡感觉到那么真切,我害怕失去他,我不敢想象我没有了弟弟我该怎么办,即使他是一个小跟屁虫。

我把家里的灯全部打开,双手紧握坐在床上。清楚的感觉到我的牙齿在打架,发出清脆的碰触声。双手双脚在抖动,全身感觉到发冷。穿上一件厚棉衣之后,我又裹上了被子,眼睛死死的盯住门口,一点细微的声音都让我紧张。我希望妈妈快点带着活蹦乱跳的弟弟回家,我又害怕妈妈再打我。我希望爸爸回来,又害怕他也骂我甚至不要我。从下午5点多出事一直到晚上,8点多将近9点,我一个人在家里。

中途爸爸回来,我差点没哭出声来。我解释了事情经过之后,爸爸说他去医院看看,让我自己在家。那时候我多希望爸爸能够把我带上,我不想一个人在家里,但是我知道,我不能。我在家里把米淘好,开始煮饭,火烧起来之后我就一直坐在煤气炉边发呆。直到爸妈和弟弟都回来了,我站起来,看到爸爸怀里的小不点,脑袋上捆着纱布怯怯的喊我一声:“姐姐”。我当时手脚一下子就软了。还好他没事,还好他没事。

我一直觉得这么多年,我之所以一直清楚的记得这些事情,就是因为当年没有哭出来,每一次看到爸妈,我觉得委屈想哭的时候,他们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弟弟身上去了。没有人关心我是怎么想的,没有关心一个8岁的孩子在见到自己的弟弟满脸血时心里的害怕和自责的痛苦,更没有人会关心从5点到9点,我是如何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家里,就这么浑身发抖,牙关紧咬的坐着。也许当时他们能抱一抱我,让我慢慢的哭出声音,听说说说心里的委屈,也许我也不会记恨那么多年。

弟弟受伤的时候,我害怕我讨厌自己,我去敲邻居的门,她没能帮到我,连120都没帮我打一个,我诅咒过她;路上,我吃力抱着弟弟的时候,别人只是发出一声,“呀,这两小孩怎么了,这么多血,会死不?”可是他们只是看着,没人帮我抱起弟弟送我们去医院去诊所,我在心里骂过他们。妈妈不问缘由,就煽我一巴掌,我一直记着,每次她让我干什么事情时,我总说:“让你那宝贝儿子去,我不干”。

成长路上的委屈和不如意,家里的老大总要承受更多。小时候常常被忽视,长大了要承受更多的家庭责任,这是必须的。等我再大一点,妈妈可能也意识到对我的忽视,开始照顾我,可是已经经过那样两件刻骨铭心的事情之后,我早成熟到不需要她的额外关心,因为我早已习惯。现在国家开放二胎政策,这是一件好事情,但是我觉得父母双方都要好好照顾家里的大宝贝,让孩子的心灵受伤无异于一次谋杀,不要忽视TA,不要轻易责备TA。多抱抱TA,尤其是在TA辛苦委屈的时候。

小时候受过的伤一直在我和弟弟之间摩擦,伤痕累累,有次我们打架之后,我爸突然发火,大声的说:“等我和你妈哪天病了,死了。你们姐弟俩还能相互照顾,有点什么事情还能相互商量!你看看别人独生子女的家里连话都没说,还吵就都滚出去。”那次之后,我和他再也没有动过手,第一,爸爸说的很对,有个弟弟绝对比没有弟弟好,世界上总有一些难关一个人过很痛苦,两个人却有勇气。第二,我惊讶的发现这小子长高了,力气变大了。再打一架我可能赢不了,太丢面子,干脆见好就收。现在我和我弟弟感情非常好,他有什么好吃,好玩的都想着分我一份。虽然过往有不开心,有伤心。但我仍然感激上苍送我一个弟弟,等父母百年以后,我还有一个最亲密的人。偶尔我会抱怨当时他扯我头发,踢的我淤青。他会回敬我,你拿板凳抽我,还煽我耳光,好响一个的。

老大心里的委屈早晚会被时间抹平,不好的东西会被带走,留下了一个帅气正直疼我的弟弟,这笔交易值得。而且,妈妈现在也很疼我,我在家基本上是横着走,我在房里敲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妈在做饭,饭好了,她走进来问我准备什么时候吃,我悄悄隐藏网页,低下头去默默擦掉眼泪,问她:“你还记得那年老弟摔一跤,当时我们去找你,我哭了吗?”我妈想了想,应该哭了吧,还挺小的。我对她翻了个白眼,你先出去,我等会再吃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