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俄日志大全
打骨折

  每天急匆匆的来,急匆匆的去。明明走得是同一段路,却从未能仔细察看,更何况是停留。走在人生的漫漫长途,刚刚还陪在自己身侧的人,转眼就已远去,或是停下看沿途风景,或是走上了另一条“不归路”。总之,此后再无相见、相知时。

  冬日的早晨天还是黑的,我匆忙的行走在路上,昏暗的路灯发出的晕黄色的光漫不经心的照洒在四周。抬头一看,远处的天就像一只匍匐在大地上的野兽,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,似乎随时会醒来。哪怕我再怎么害怕,也只能强撑着走完这段路。凛冽的寒风吹来,带动了地上不知名的物体,发出古怪的声音。我心中的害怕更是加重,想来现在不论是谁也好,只要有人陪伴在身侧,我就可以有勇气去面对一切未知事物。但自始至终,都只有我一个人在这段路上演绎成长。

  漫漫人生长途,剩下的路还很长很长,而我的身边已经空无一人,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在成长和孤独间徘徊,只能独自一人忍着恐惧、忍着颤栗,不断地走、不断地走。

  怪只怪,生活的岔路太多太多,而我们的意志力在命运面前太弱太弱。于是,我们在彼此的流年里走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