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俄日志大全
打骨折

  父亲节就要到了。说起父亲,心中有千言万语,不知从何说起;想起父亲,心中泛起丝丝酸楚,思念之情油然而生。

  父亲是位老实巴结的农民,离我们快18年了。

  我的母亲去世很早,父亲含辛茹苦将我们几个拉扯大,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,斑白的两鬓记录了生活的艰辛。可惜,他留给我们的影像太少了,我只能从思念中追忆那如山似海的父爱,那难以割舍的父子之情。

  人们常说:父爱如山,母爱如水。是的,山,那样高大、稳重、深沉;拥有这无边、无私、深厚的父爱,是一身享受不完的幸福。因为,这点点滴滴的幸福,早已刻骨铭心,这一点一滴的教诲,至今言犹在耳。

  儿时,我的头痛脑热,让父亲操碎了心,他背着我,四处求医问诊。我趴在他的背上,感到了舒适,感到了温暖,感到了力量,病痛似乎减轻了许多…

  上学时,父亲没有唠叨的话语,却有期盼的眼神。多少个深夜,在昏暗的灯光下,他默默的陪伴我写作业。他虽然目不识丁,一言不发,可我感觉到了父亲殷切目光,那是充满期待的,鼓励的。每每看到这些,我又拿起了课本…就这样,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。

  上师范时,每每离家,父亲总会目送我很远,没有太多的叮嘱,只有简短的一句:好好上学。他虽不善言辞,但他一个小小的眼神,一个小小的动作,我都会感受到那深沉的,只属于我的父爱。每每回家,父亲总会嘘寒问暖,问这问那,总会做我喜欢的饭菜,让我饱餐一顿。我,俨然成了一位远道而来的“客人”,真让我受宠若惊。那时的我,真幸福!真骄傲!

  我参加工作了。每次见到我,他总会说:好好工作。听其言,观其色,我心领神会,铭记在心。当我用微薄的工资给他买点礼物时,他总是说:我不缺啥,你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。多么平凡的父亲!多么朴实的话语!他心里装的只有自己的儿子,何曾想过自己呀?

  看着他蹒跚的脚步,伛偻的背影,浑浊的目光,我眼睛湿润,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…

  然而,曾经的我,有时耳畔也容不进父亲的没完没了,眼睛看不惯父亲的锱铢必较,口中咽不下父亲的粗茶淡饭。那时,父亲的脸色是阴沉的,语言是犀利的,我无言以对。现在想起来,我真的不懂事呀!

  1997年腊月——就在那个寒冷的冬天,父亲积劳成疾,卧病在床。病榻前,我们姊妹围在他的床前,陪伴他走过人生最后的时光。

  父亲走了,永远地走了。生命中,我失去了您,一位慈爱的父亲,一位挚爱的亲人。这种切肤之痛,我怎能忘怀?来不及说一声孝敬的话,来不及敬上一点孝心,我怎能心安?岂能坦然?现在的我,心里充满了内疚与自责…

  每次看到央视公益广告《打包篇》里的那位父亲,听到广告末尾的那句画外音:“爸爸从未忘记爱你”,我心里一阵酸痛,心灵又是一次爱的洗礼。

  如今,我只有在无尽的思念中追忆我的父亲,只有用笨拙的文字寄托我的哀思。谢谢您!亲爱的父亲,您养育了我,我终身难忘,您教育了我,我受益终身!现在我也做了父亲,肩上的责任是什么?我懂得。

  敬爱的父亲,我会接过您手中的接力棒,将这伟大的父爱薪火相传,直到永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