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俄日志大全
打骨折

  这个寒冬,雪在他处肆意飞舞,梅在别处蔚然绽放,却都不肯在我处稍作停留。梅,幽散着馨香缕缕,在晶莹剔透的琉璃世界凛然正气,俏然娉开,燃烧那遗世的娇颜,擎着一宇明媚,与雪缠绵,与寒相拥,翘首春天。我喜梅爱梅,但无法亲睹梅雪相吻的胜境。还好,在这个冷冷的隆冬里,有桂子飘香,浸盈心怀,浅释着那份对梅雪的思念。

  每天,晨光还没来得及撩拨窗棂,那只不安分的小比熊犬,却迫不及待唤醒还在睡梦中的我,它沿着我的床沿左一圈右一圈蹦蹦跳跳,嗷嗷地朝我嚷叫着。人与动物之间,交流的最大幽默就是,你七嘴八舌半天,它却不知所云,它任性着它的任性,你无奈着你的无奈,当语言已经成不了反抗的武器,沉默便应运而生;当沉默久了,顺从也就成了习惯。

  披衣起床,习惯推开门,来到阳台上,二十几层的高楼上,目之所及,虽然难见山外山,却也能在楼外楼中嗅得一丝晨晓的清新气息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天之计在于晨,许多人都做了岁月的奴,而我,在成为时间的看客的同时,也想导演成自己的主人。因而,在时光无情的流里,我仍然执持着自己的习惯,每天起来,我会在心底向这个世界问声好,会张开臂膀拥抱空气拥抱阳光,虔诚感恩它们不离不弃的陪伴。

  大寒之后,史无前例的寒潮滚滚而来,所处的这个南方城市,也被寒凉空前绝后的裹挟着,凄雨绵绵,空气阴冷,寒风呼啸。近几日,拉开阳台门,瞬息之间,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扑鼻而来,走近细观,才惊觉那棵数月前被我购置的银桂树,枝叶间挨挨挤挤擎举着白而素的小花朵,那么静默无言,绽放芳姿,溢散幽香,开得凛然,开得娇俏。我想,这世间,最能予人遐思无限的就是那些静而不发一语的事物,因为默然,所以深不可测。同样,这世间,最神奇的莫过于遇见,每天的每天,每时的每刻,你都无法预见你的下一个遇见是什么,你都无从先知哪样的邂逅是你冥冥之中的注定。

  牵着小家伙慢跑在黎明前的黑暗里,虽有幽幽寂寂的霓虹闪烁,却也掩藏不住光明来临前的暗黑。夜里飘过雨,除了凹凹洼洼积着水泽,青砖石板上已然被瑟瑟寒风吹了个干爽爽。走到桂树排排站的路旁,一阵阵淡而沁人心脾的冷香包裹而来,那些一棵又一棵的银桂树正满树花开,嫣然倾城,芬芳四溢。

  冷香!好喜欢这个词,轻轻念着就觉唇齿生香。想来,真正醇而醉人的香,应该都是冷的吧。冷的菊,冷的梅,冷的兰,冷而绝,绝而冷。早起的人都应该有体会,其实这些样的花香在人车俱静的晨清是最香的,清新的空气,流散着清淡的香韵,最是怡人心神。这或许就是许多的花种都选择在早晨怒放的缘故,这无疑也诠释着花开明媚的说辞。

  都说,遗世独立的梅,风霜雪雨中凌寒独自开。其实,桂子也具有傲然凌寒不惧的品性。我渐次发现,每次的桂子飘香不是在风雨过后,就是在冷冽中盛放。从前,只知道,八月桂花遍地开,其实只是听说而已。现在才知道,桂子根本不开在八月,至少在这个四季温暖的城市是这样,而是择开在比较凉爽的别季,桂花之种种,繁多而复杂,各有花季,只有天时地利叠合,才能如期开放。

  无从忆起第一次看见桂花是什么时候,无法记得第一缕桂香是何时印入脑海里。但还能清晰地回忆起,从小到大的学子生涯当中,班上都会有名字里含“桂”字的同学,如今想来,能取出这样名字的大人一定是懂桂的,至少是迷醉桂淡淡的香气的。懵懂轻狂的年岁,何曾愿意为一朵花开而做过多的凝眸或停留呢。随着年岁渐长,才发现真正的禅理蕴藏在一花一叶之间,因而,经常会为一树花开凝视良久,会为路边的一株小草呢喃自语,会为一剪飘逸的闲云心生遐思,会为某个突如其来的遇见泛起某些心底的波澜。

  站在时光的门槛昂首回望,从无知到有知,从无感到有感,本是一有一无的距离,却耗费了小半生的漫漫光阴。当暮色弥漫烟尘,当人生将近黄昏,生命的终结里,我们是不是又将意识到一切本是虚无?从来,有即无,无即有,或有或无,只是虚空的念象罢了。在这无涯的时间荒野里,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能懂得生命的真谛,是不是就可以少些物质的贪欲?是不是就可以多些淡泊的无畏?就像那花开默然的桂子,远离名利,不理俗念,就那样自开自谢,却花开成诗,花落成画。

  曾几何时,文字,成为了描绘心情的轨迹;曾几何时,音乐,成为了撩拨心弦的纤手。然而,人,总有那么些时候,静静无言,默默无语,文字也像凝固结霜了一般,撩不起任何一根神经的弦动。所以,许多的时候,就那样无字静坐,就那样无思禅定。也不知道,这是不是所谓的沉淀后的空虚;也不清楚,这会不会就是心脑自然归零的表现。

  于是,一杯浅茶,凉了再继;一段清曲,听了再来;一页小字,读了再重。就这样安静地体会生命的深沉与成熟,就这样心如清水般地品读光阴的故事与慈悲。流年似水,花开花落,太过匆匆,有多少相聚就有多少别离,有多少不舍就有多少疼痛,有多少往事就有多少追怀。时间,是浅释哀痛的良药,却也是堆积忧伤的河流。

  轻抚时光的弦,且把旧愁抛却,将新愁冲淡。既然写字的境难入,既然灵感的弦如同这冻僵的空气般沉睡,既然北方有雪赏有梅寻,那我便背起相机出门赏桂子去,寒风冻雨又何妨,风雨交加又何惧。心中有爱,心便不寒。你暖暖的爱,便是我满满的暖。

  凄风冷雨中,一个人,徘徊于桂树下,只为揽得一身清香满怀,只为让每一朵桂开都盈满你我的爱。一边哈着手,一边拍个够。醉里韵味长,花中岁月香。世间女子向来爱花,而我亦是痴花女一枚,蹉跎岁月,婆娑红尘,虽还未能修得最终的菩提心,却也不觉中多了一份清淡草木心,即便山无棱天地合,心中始终会有一片地方葳蕤葱茏着,就像,对你的爱,始终会犹如这桂香缕缕永驻心间,明媚着,欢喜着,绵长着。

  素来就觉得,欣赏比占有重要。所以,我虽爱赏花,会很少采花。但这一次,我终是忍不住用手轻捏下几朵,只为想用相机也来拍个落英如画如诗的妙境。从来,我就喜欢欣赏残英满地躺的景象,或许,只是想从中领悟到花开花谢、落花流水春去也的寻常哲理吧。

  你说,那么冷那么冻,叫你不要去拍,你还是去了,让你如此心疼。其实,我的亲爱,你的情你的爱就是我心中的暖,就是我心底的一团火,再冷再寒都熄灭不了心间熊熊燃烧的烈火。

  平淡若水的日子里,总想寻一份本真,将内心的感动,以及真实的幸福,临摹成欢喜的文字,盈满于笺上,珍藏在心底。总想将花开花落,潮涨潮落,云卷云舒化为最美的永恒,铭刻成恒久的美好。白落梅说,今生所愿,则是看一场姹紫嫣红的春光,读一卷赏心悦目的诗词,做一个洗尽铅华的女子,愿与草木,随遇而安。而我今生所愿,就是静赏人间草木的同时,也能与你心魂相牵一起走向我们的暮年。

  窗外,寒风依然冷冷吹,潇雨依旧簌簌下。而我,孤坐屏前,一笺清淡小字下来,桂香入怀,情暖寒冬;心香瓣瓣,沁满心扉;满满的念,萦绕指端。世界这么大,我只深爱你;人海这么茫,我只看见你;爱就一个字,我只说给你听。我的快乐就是想你,我的幸福就是有你,我的圆满就是爱你,我的菩提就是文字里永远住着一个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