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俄日志大全
打骨折

当你步入中年时,回过头来想一想,曾经为之疯狂追逐的梦想还在坚持吗?恐怕都会沉默不语。那些几度倾心,无限热衷的事情,最后都不了了之。我们找了千万种放弃的理由,来安抚如今怀抱遗憾的失落心情。

人流熙攘的路上,我们结伴而行,都奔着同一个目标往前走。走着走着,看一眼自己的周围已经人影寥落,变得形单影只。会忍不住向走散的身影问一句:为何不再坚持?只会留下一句:我只是把它当做一种爱好,没有当真,玩儿玩儿而已;再欲询问连影子都已不见,只有迎面的风飘过耳际。忽然醒悟,文学的路注定是孤独寂寞的,陪伴你的也许只是深夜的一盏孤灯。

一位同路人给我留言:“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!”看到后感觉无比温暖。相遇却又是短暂的。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只能伤感的说:世间所有的相遇只是为了再次的别离。

那个无数人追逐的文学梦,把它放在白天去做,我们谓之理想。有些人的理想的夭折,并不是很多人说的那样,只是当作一种爱好而已,并没有全身心的投入,而是由于生活的压力,被迫放弃。这样的放弃不禁令人心痛,令人扼腕叹息。

高中时,姐姐在一家麻纺厂上班。同学的哥哥军帅和姐姐在同一单位。每次去和姐姐索要生活费,都会看到军帅在麻纺厂门口卖雪糕。由于麻纺厂的工资很低,为了补贴家用,卖雪糕成了军帅的第二职业。日子一长,我们熟识起来。经常会看到军帅手里拿着一本带图画的小册子,经询问得知,是一本关于楹联故事的书。

所谓楹联故事,就是在一个故事里,主人公即兴的看景写出对联,又不能和故事脱离,图文并茂,很好看。看似简单,却需要丰富的想象力,和深厚的诗文功底。一谈起楹联,军帅的眼里便会放出光芒,把书中的一则故事指给我看,很自豪地说:这是我编的,现在我已经是中国楹联协会会员!看到军帅抑制不住的喜悦表情,羡慕极了,在我心里军帅俨然成了一个作家,他的高度让我渴望而不可及。

多年后,麻纺厂在经济浪潮的冲击下解体了。心里一直念念不忘军帅,不知他的境况如何。在公司里盖厂房的施工现场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搬砖。真的是军帅,晒得很黑,很瘦,一阵寒暄过后,还是忍不住问他:你还在写楹联故事吗?军帅目光黯淡,摇了摇头。我急切的问:为什么放弃了?军帅拨弄着长满老茧的手,有些漫不经心的说:楹联不能当饭吃!最要紧的是让家人吃饱饭,生活过得去。听后,一丝失落,一丝惋惜,还有些许同情。建筑工人,一天要工作十三四个小时,劳动强度相当大。恐怕回到家里,躺下便能睡着,哪里还有弄笔的闲情逸致。何况,筹措一日的柴米油盐消磨了诗文的韵味。

不敢想文学的路能走多久,一直未曾停歇,每走一步都很欣慰。记得一个作家说:太注重结果,往往忽视了过程的回味。能鼓励自己的,只有一路走下去。我给一位朋友写下一段话,也是自勉:如果把爱好当成一生的事业去做,会有不一样的境遇,脚下的艰难是暂时的,只有敢于迈出脚步,才会前行。

对那些如我一样走在文学路上的人说一句:一路走下去,不在乎脚下,只在乎远方!